企業動態

政策收緊,在線教育“破壁”之路何在?

2019年04月09日

小廖到順義的時候,下車碰到了外地的幾個年輕人,大家相互一聊才發現,都是這次公考線下培訓班的學員。

一共3個班,一個班12人,是這一批“三天班”培訓的全部學員。

因為之前參加線上班買了課程,所以線下班的費用稍微便宜一些,“我不是最貴的,十天班更貴,內容也更全。”小廖說,三天班的培訓費只有十天班的1/3。

線下班對于公考的學生來說,更多是練習與人對話的技巧,消除膽怯。“就是不停地說,從白天到晚上,十多個小時,基本上一天課下來,能累得完全不想說話。”

而實際上,小廖這批人不過是整個培訓季招生人數中的千分之一,據該公司發布的招生信息來看,每季的公考線下培訓參加人數可以達到2-3萬,購買線上培訓課的人數則能達到10萬。

這家公考線上培訓平臺不是該行業的巨頭,充其量只能算黑馬,巨頭占領的市場份額更多。

本以為離開了學校就丟掉了教育,事實上在線教育正在覆蓋所有人的生活。



20189月開始,國家相繼出臺了《教育部辦公廳關于切實做好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整改工作的通知》、《關于健全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機制的通知》、《教育部辦公廳關于嚴禁有害APP進入中小學校園的通知》等重要文件,給瘋狂增長的學習類APP當頭一擊,媒體也對在線教育發展也持觀望態度,網絡上更是在不停的唱衰,認為在線教育只差一首“涼涼”。

但事實上,教育部所限制的學習類APP不過是在線教育非常小的一部分,其他在線培訓、海外留學等在線教育都呈現出亮眼的成績。

2017年中公教育在公考培訓業務上實現營收20.66億元,培訓學員為37.32萬人。華圖教育也在去年實現營收22.40億元,凈利潤達到3.75億元。

在線培訓平臺如粉筆公考、腰果公考等品牌也借由在線教育的東風也經歷了快速發展。其中粉筆公考更是在2017年營收達到5億元,并在2018年宣布1月的單月營收超過億元。

而在海外留學領域則是“悶聲發大財”的典型。據業內人士表示,出國因涉及資金的外流、外幣的的管理還有腐敗的整治和國際環境的友好性等多重因素,有可能是最后的被監管的領域。

報告顯示,2019年我國留學市場規模有望突破6000億元,且近年來用戶的需求早已向線上遷移,有不可逆的趨勢。與留學相關的留學咨詢、語言培訓、國際學術課程、海外游學等業務也有了不同程度的增長。



在線教育想破冰,“口碑”是護航利器。

首先,想要塑造口碑,效率和成果是重中之重。

以上面的小廖為例,在咨詢了幾個公務員的朋友之后選擇了A平臺作為培訓基地。其中原因除了A平臺收費較低之外,課程的設置和服務都更加貼近用戶需求。

加上該平臺培訓老師講課干凈利落,課程中也沒有廣告插入,學習效率非常高,很容易俘獲小廖這種具有購買信任的女性。

其次是性價比,至少要達到用戶預期。

在教育方面,中國用戶基本上不太考慮成本的,這點最多的體現在家長對孩子教育的投入和考研、考公的人群。

但是這也只是相對的,對于學生教育的投入其實類似于投資項目,某種程度上投資者是關心投入和回報的。

而如何讓投資者感知到高性價比無疑只有一種方式——感知到超出預期的服務和超出預期的價值。

最后,是產品體驗度。

教育的線上滲透率在目前來看還是極低,原因當然也是多方面,但是對于在線教育產品來說較高的學習成本無疑是原因之一,教育是一門相對科學的領域,有的時候還存在一些專有名詞。因此在設計在線教育產品或者系統的時候,如何降低學習成本,讓用戶能夠輕松的完成線上學習過程是在線教育產品產品經理要解決的問題之一。



寒冬之后,是洋洋暖春。

即使在線教育目前看來,形勢并不樂觀。但短期內的震蕩,是將泡沫擠出,規范運營機構,樹立行業標尺的一個陣痛過程,長期來看,在線教育必將獲得更大的市場份額和發展空間。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數據,2018年底在線教育市場規模達1249億,2022年預計在線教育市場規模達到3100億。2018年用戶付費人數估計達到1.7億人次,同比增長14.4%2013年至2017年,復合增長率17.9%

所以我們一直都有信心,在線教育的寒冬過后,一定是滿滿的春意。

有用就點個贊吧

香港透码总部